沙洲海洋

假期要连载长篇,希望有人鞭策。

洋灵 新鲜感(上)

  你要一直保持自己的新鲜感。
  
  灵超乖乖坐在沙发上,木子洋坐在对面,中间隔了一个茶几。桌上摊着两份娱乐报纸,头条都是木子洋的新绯闻。
  “洋哥,这怎么回事啊。”灵超手不安的在桌子上扒拉着倒出来的糖,有水果糖,牛奶糖,薄荷糖,硬糖,软糖……全是一个月以前买回来的了。他太忙了,忙到放在家里的东西都吃不了,忙到只能围着录音棚,录影棚和公司转悠。
  “哦。”木子洋瞟了一眼报纸,“就那么回事呗。”
  灵超手里抓了两颗糖,又放开,抓了三颗。他舔了舔干到结块的嘴唇,又开口道:“是我想的那样吗?”
  木子洋的游戏卡在3w6k分,他只想着破纪录。灵超的问话他听的心不在焉,也心不在焉的回答道:“大概是吧。”
  “哦……这样啊。”灵超松了口气,他绕过茶几搂住木子洋的脖子,把头架在木子洋的脖子上看他打游戏。
  “去去,我关键时刻呢。”木子洋用下巴蹭了蹭灵超的头发。
  “才不要嘞,洋哥~”小孩的尾音带上了刚刚没有的甜蜜,他也蹭了蹭木子洋的下巴。
    在木子洋就要破纪录的一刹那,经纪人给他打了通电话,手机震动让他不自觉的手抖,又没有成功。
  他骂了句脏话,掰开灵超的胳膊站起来,一边接电话一边往外走。
  从沙发到茶几的路程很短,也足够他这样的成熟艺人整理好情绪。换鞋的时候已经了解了新的任务。
  “洋哥你又有通告啊,我还想着今天晚上找你聊天一起睡呢。”灵超躺到在沙发上,手臂顺来一个抱枕搂在怀里。
  “今晚我回不来了,你自己睡吧啊。通告结束后我要去找女朋友,这两天可能都不回来了。”木子洋说完就走出门去。
  “啊……啊?”灵超有些懵的接收完了木子洋带给他的信息,直到下楼的脚步声也听不见了才回过神来,“女朋友……?”
  他好像突然被掐到了腰窝,猛的坐直。像一个不安的小动物四处环顾,最后目光定在刚刚被他玩弄的糖堆上。他挪过去,一下子把所有糖扫到地上,噼里啪啦响了几秒,又拿起杯子砸向地面,溅起来的玻璃渣打到他裸露的手臂上。
  “唉小弟……”木子洋打开门,看到满地狼藉愣了一下,旋即两人对视。
  灵超不知道自己在木子洋眼中是怎么样的,他感觉自己狼狈、可怜、滑稽。
  “小于说明天团体要一起上节目,你是不是手机静音了他都联系不到你,以后记得打开声音啊。”他说完又走了,好像房子里干干净净和他走时候一样。
  灵超的“你出去”缩在喉咙里,他慢慢低下头,蹲到地上,一颗一颗把糖捡起来。
  “哦。”
  
  第二天两个人见面的时候岳岳和卜凡还没来,面对面有一分尴尬。小于和节目导演对完台本走回休息室,把剧本交给两个人。
  由于工作人员的疏忽,只有两份台本是正确的。小于给他们两个一份,另一份留给岳岳和卜凡。
  “没问题吧,你们两个?”副导演打电话给小于,要再过一遍流程。或许是他们两个之间的尴尬氛围太过于强烈,临走前小于还不放心的问两个人。
  “没问题。”木子洋看了一眼灵超,对小于比了个OK的手势
  他们两个看一份台本也没有离的很近。灵超少见的很久没有吃糖,他有一肚子的问题,堵到嗓子眼,塞不进哪怕半粒糖了。
  “洋哥……”灵超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开口,休息室的门又被打开,打断了他。是岳岳和卜凡还有两个妆发师一起进来。
  卜凡一进来就给了他和木子洋一人一个大拥抱,嘴里吧嗒吧嗒不听念叨“想死我了我洋哥”“想死我了小弟”。
  岳岳跟在后面握了握木子洋的手,摸了摸灵超的头。
  好歹尴尬的氛围缓解了大半,他们分成两组做造型,一边做一边一起过台本。
  
  节目过程陈善可乏,老粉都能替他们回答。唯一的爆点可能就是木子洋的新绯闻。当主持人问到的时候灵超不自觉的坐正了一点,假装漫不经心的把头偏过去,和卜凡打闹,其实一颗心儿悬在哪都不知道。
  “啊……也是因为爸妈催了。我当偶像本来就违背父母意愿了,总不能一直不当孝子。而且她身上有我年轻时候的影子,看到她就感觉回到我还在走秀的时候。哈哈哈,可能是年纪大了吧。”木子洋很认真的回答主持人,还不忘在结尾Q一下岳岳。
  灵超只觉得悬在不知哪的心啪啦啦碎成渣渣,木子洋说话时带出来的气流把那些渣渣吹向四面八方。但其实他的心又好好的在胸腔跳动,一秒一下,稳得医生都要称赞。
  岳岳很自然的接了木子洋的年纪梗,佯装打了木子洋一下,又冲他翻了个白眼,说了声“不提这个行不行”就算把这个问题翻过去了。
  但主持人不依不饶的继续问,他问正在神游的灵超,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众所周知团内灵超和木子洋关系最好了,那么问一下我们灵超弟弟对你洋哥有对象了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呢?”
  灵超一如刚出道时无辜的大眼睛对着主持人眨了眨。旁边的岳岳一看就知道他不在状态内,给卜凡使了个眼色。
  卜凡微蹙眉头,手搭上灵超的肩膀,刚想说“我们小弟还小,别问他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灵超抢先一步回神,他说:“嗯,很好啊。不愧是我洋哥,找对象都比岳岳快,哈哈哈。”
  他很假的笑起来,三声即止。假到卜凡一阵牙酸。
  “就是老岳,你该加把劲了。”卜凡跟着打哈哈。最后又把问题抛回给岳岳,岳岳再一次糊弄过去,这次主持人总算懂眼色切进下一个话题。
  
  
  节目不是直播的,访谈结束以后四个人也要兵分几路。
  今天的行程格外的松,木子洋和灵超他们打了个招呼以后就走了。小于吩咐司机把灵超送回公寓后,跟着岳岳卜凡奔赴下一个工作。
  灵超乖乖的让司机送到楼下,在下车的时候握着车把手犹豫了好久。
  “师傅,今天换个地方吧。我好想看到有大炮。”
  “诶好嘞,那是去东三环那个还是西三环那个?”
  “东边的吧,好久没去了,应该没人蹲着。”
  “得嘞。”
  灵超撒完谎如释重负的瘫在后排,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从车兜里翻出一袋糖,在红灯的时候递给灵超。
  “喏,你的糖。你洋哥说看到你不在状态就给你。”
  司机的好意在灵超耳朵里像讽刺一样,坤音的好教养让他对司机说了谢谢,然后接过糖,放在驾驶位的椅背后面。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