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洲海洋

假期要连载长篇,希望有人鞭策。

巳路.7

与阿路弥太太的连文w

丧尸paro

————————————

魏琛一行人跟着GPS专捡小路走,也没有心思再找物资。他们刚刚运动完,身上味道重,引得丧尸追在后面不舍得离开。好在路弯弯绕绕的,杂乱的脚步和沉重的呼吸声引来的丧尸因为行动迟缓并没有跟上。


魏琛一直担心有像那个行动敏捷的丧尸再出现,不过也亏得他们运气好,并没有如他想的那样糟糕。


他们喘气如牛,但为了未知状态叶修和陈果他们的安全,撑着疲惫的身体又绕了一大圈,调整了呼吸,又从屋顶上慢慢回到旅馆。


此时天空已经阴下来,暗沉沉的。苏沐橙用废料做了个做个简易的潜望镜,自己缩在窗台下,用潜望镜观察魏琛他们是否出现。当魏琛一群人从屋顶踹窗而入时着实吓了她一跳。


旅馆的温度有点低,魏琛挑了挑眉转头看向方锐。方锐摇了摇头。


叶修还没醒。


一群人直接跟着苏沐橙进了陈果所在的房间开临时会议。他们进门就看见罗辑一脸严肃的敲击键盘,十根手指就像在键盘上飞一样。


“怎么了?”唐柔抹了把汗,她的短发被汗黏在脸上,很不舒服。


“轮回那边请求支援,S市情况似乎比这里情况还要恶劣。霸图和蓝雨失联,呼啸百花信号微弱……”陈果咬着下嘴唇将现在各个战队的信息反馈给刚刚来的众人,“唯一算的上好消息都是,首都三个战队已经抱团,首都局势有所控制。而且研究院已经开始研发药物。现在联盟叫我们往首都赶。”


魏琛听到蓝雨的消息皱了皱眉,他抱臂依墙,啐了口唾沫:“呸,就知道联盟那帮老家伙遇事就知道保全自己性命,合着他们命比八星八箭的钻石还贵重呢。”


“别这么说。”陈果按了按眉心,这个女人第一次遇到大事儿就是这么严肃的问题,连着奔波加上事事不断令她疲惫,偏偏现在不允许她有充足的休息,“所以我们在老叶醒了以后先去S市,之后是去首都还是和干什么到时候再议。保守估计我们有5个小时的时间休息,现在,解散。”


5个小时足够这些特种兵休整,奇怪的是天并没有更暗,一直阴沉沉,云好像也凝固了一般。


他们分好了房间,三个女生一间,包子乔一帆安文逸一间,方锐莫凡罗辑一间,魏琛和叶修一间,因为现在叶修还没有醒,所以罗辑暂时和魏琛一间。


这样刚好把叶修所在的房间围在中间,实力最强的守外,确保无论哪里有事时能最快时间被支援以后才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H市要被放弃,众人心里还是过意不去,趁着叶修还没醒,他们以旅馆为中心,向外散射清理丧尸。


从基地里带出来的物资一天天变少,而叶修还没有要苏醒的迹象。陈果皱着眉开了第二次会议,最终决定由包子和乔一帆留下来看守叶修,其他人出去寻找物资。


乔一帆让包子拿着枪守在叶修房间门口,自己则去隔壁房间,用苏沐橙做的简易潜望镜观察外面情况。


叶修是他职业生涯中第一重要的人,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守好叶修。


其实如果不是叶修,乔一帆可能回到高中,继续学习。毕竟他在微草里的训练报告里被评为不合格,能在微草呆满两年已经很不容易。


他知道自己有能力做好,但每次都不得要领,那种有力没处使的感觉伴随他走完了在微草的生涯,知道遇到了叶修。


他在跨区域兵种测试时遇到了叶修。那是乔一帆最大的失败,几乎是刚刚对峙就被拿下,从头到尾都没有见到将他击败的老兵。


就在他灰心丧气的时候,听到属于他的未来。


叶修在将他弄出局以后,以极其尖锐的话指出了他的不足,其一针见血程度几乎要乔一帆没脸见人。


“好过分……”


“相较于狙击手,你更适合当侦察兵。你有出色的大局意识,足够的耐心和细心,这都是你可以用来到达成功的基石。而侦察兵最需要的就是这三点。回去好好操练。”


静了一会,叶修又说:“若是明年从微草出来了,到兴欣来。或者,明年侦察兵测验见。”


乔一帆听到最后一句话才反应过来刚刚讲话的人是全能兵叶修,他在原地站了几秒。


“谢谢叶前辈……还有,明年我就没资格来了。”乔一帆说完便走回了起点。


然后他从微草出来,转身投入兴欣。果然他进入侦察兵种训练以后开始变得得心应手,并且很快有了成效。渐渐地成长为现在的模样。


叶修,叶前辈。


谢谢。


乔一帆回过神来,小心转动镜头。但是不久他发现这完全没有必要。丧尸走路发出的声音足够大,他可以清晰的听到丧尸从哪个方面突进。


于是他收了潜望镜,集中精神听户外的动静。但马上,就在他集中注意力听动静的时候,有怪声出现在他脑海里,让他的头剧痛无比。几乎是没有抵抗的,立马晕了过去。他没有注意到,


同处与旅馆的包子也收到了冲击波的攻击,彼时他在想等叶修醒了以后要和叶修说的话,精神散漫,以至于虽然他综合素质比乔一帆要好,但晕倒得比乔一帆更快。


另一边,陈果一行人开了剩余的两辆车先去找了家陆虎专卖,他们开出来的辆已经在魏琛手下报废了两辆,必须保证车子的数量才方便众人的行动。


但是一路走来,不用说陆虎的专卖店,连普通轿车都店里都只剩下因为敲击玻璃过猛而被散落的玻璃渣弄坏的残废车。


两辆车内气氛压抑到不行。


陈果皱着眉看向车窗外,一排排店铺几乎都是被洗劫空,而且不负自己曾经来时繁华的模样。


离她上一次来城区仅仅一个月,时间以超常的速度将世界抹成另一个模样。陌生,恐怖,没有人情味的世界让每一个身处其中的人都发自内心的反感,但又无从逃避。


陈果心里无故冒出一种无力感,她伸出两只手分别握住苏沐橙和唐柔的手,掌心与掌心间交换热度让陈果感到有了依靠,三个姑娘对视之后笑了笑。不管怎样,至少她们还在一起。


魏琛突然骂了句脏话:“没油了。”


陈果皱起眉,咂了一下嘴,拿起对讲机准备问问另一辆车。


“喂,呼叫安文逸,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这里安文逸,收到请讲。”


“小安你看一下你们车的油表。”


“好,稍等……嘶……”

————————————————

新的一年还是短小菌;w;我感觉我写的很长了……


评论(13)

热度(40)